“純生” 或者“海歸”?

8119-11-15 15:15:48     來源:城鎮網     作者:     瀏覽次數:1485

 

  □陳 敏/文

  國際化多長時間讓溫州服裝業頭疼一次?

  8個小時。

  2004年11月27日上午11點,一群溫州企業家還在廣電中心《對話》錄制現場討論人才國際化是否必要;到了晚上7點半,《焦點訪談》已經在說“國內品牌服裝被高檔商場拒之門外”。

  后配額,WTO……不管是否情愿,國際化已經撲面而來。做外貿也好,做內貿也好,溫州服裝業都不是在踢國內聯賽,也不是亞洲杯,而是世界杯。

  踢世界杯就要有匹配世界杯的教練和球員。靠阿里漢和中國男足那樣的人才,顯然成不了氣候。所以陳孝祥請了托斯克。

  在《對話》現場,包括陳孝祥在內的82%的企業家都贊成合同到期后與托斯克續約。據我所知,當日在場的企業家雖然沒請洋CEO,但他們的公司一般都有工藝、設計等方面的“洋千里馬”。人才國際化,顯然已是溫州民企的共識。

  我很欣賞一句話,叫“因人成事”。有什么樣的人才,做什么樣的事業。在市場國際化的趨勢下,引進國際化人才是熟悉國際品牌運作、掌握國際貿易規則、提升競爭力、保持與市場趨勢同步的一條捷徑。

  從戰略層面看,人才國際化是趨勢也是共識;從戰術層面看,人才國際化的步驟應各不相同。我認為,如果把國際化人才分為“海歸”和“純生”,現階段的溫州企業在技術、工藝、設計方面更適合引進“純生”,在管理上更適合引進“海歸”。

  技術和工藝全世界都是相通的,所以這是溫州服裝業最早引進的“純生”,比如報喜鳥、莊吉、法派,都請過洋工藝師。由于有嚴謹的工作作風、良好的歷史積累,洋工藝師都很成功;設計涉及文化就要復雜些。溫州乃至國內服裝業雖不乏成功的案例,但也有河北一著名紡織企業請意大利頂尖設計師卻水土不服的例子;最麻煩的是管理。管理不僅是科學,更是哲學。管理的對象不僅是服裝、財物,更是人,中國人。

  不要說陳孝祥與托斯克需要長期相互適應,大如微軟、通用、雅虎,他們在進入中國后,也都拋棄了“洋空降兵”的做法,而以有海外背景的中國人取而代之。“純生”的最大弱點在于不了解國情和文化。他們花10年也搞不懂溫州人結婚為什么一定要抽中華、喝五糧液,我們也永遠不明白在面條上涂黏糊糊的蕃茄醬有什么好吃;他們堅持嚴謹和一絲不拘,我們認為平衡和妥協最完美。

  有一個例子可以證明溫州老板最喜歡什么樣的人才:大家都知道溫州老板愛聽講座,但溫州老板最愛聽誰的講座大家知道嗎?不是純學院派的教授、博士,他們沒做過企業,談的東西感覺不真實,他們談的東西離我們太遙遠,最多充門面說“我聽過誰誰講課”;溫州老板最喜歡聽的是在大跨國公司(最好是500強)任職過的實戰派職業經理,而且最好是中國人,交流起來語言沒有障礙。

  在這一點上,溫州老板的心態與外地企業家有很大不同。溫州企業家更實在,更注重效果,這也是今年韋爾奇的中國之行沒有在溫州企業家中引起轟動的原因。

  不過,“純生”也好,“海歸”也好,說到底,好用就好。就在那期《焦點訪談》的最后,敬一丹說“消費者可以對國產品牌有更多的期待”。別人聽沒聽到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溫州企業家都聽到了。

  (作者系莊吉前董事長、溫州服裝商會會長)

友情鏈接
重慶新聞社 人民經濟網 消費周刊 華夏網 企業報道
關于我們 | 版權聲明 | 人才招聘 | 聯系我們 | 訂閱中心 | 網站地圖 | 文章索引
中國城鎮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1-2020 tongchou.org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北京市海淀區五道口東升園華清嘉園13號樓   服務咨詢QQ:601346133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ICP經營許可證號:京ICP備14039618號-1  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584號


快乐十分怎么玩